“这里真是世外桃源!”

艾胜把双手交叉放在头后,边走边想。丛林幽深葱郁。萍儿依着他一起走。后面,那个穿破旧工装的姑娘手持激光枪,默默地押着他们。

艾胜愉快地、平静地解释:“我理解,这里的和平安宁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你应该警惕些。可我们不是坏人,你知道吗?她是黑带军团将军的女儿,我是红带军团的上校。”

持枪姑娘冷冷地说:“两方面我都不同情。”

“哦,不谈政治。”艾胜把手放下来,搂住萍儿的肩膀,持枪的女孩没有喝止。他继续说:“战争波及整个太阳系。我们俩只想找一个安静的立足之地,一个能共同生活的地方!所以,我们从各自的营垒里逃出来,逃到泰坦星。”他拉着萍儿一齐转过身,说:“让我们留下吧!我愿意做所有的工作!”

持枪女孩把枪口一摆,说:“往左拐。”

这里一定人迹罕至,沿途的丛林没有任何经过加工的痕迹,艾胜边走边想:“她是什么人呢?科学工作者,还是飞船失事落在这儿的旅客?”总之,泰坦星生态系统还不是很完善,人类从未往这里移民。

丛林中出现大片空地,种满了藤蔓植物,显然,它们能提供某类食品。空地对面是几间木屋。

屋子里面简朴、洁净,四处散发着干燥的草本植物的清香。木床上的软垫,是粗麻布裹了干草缝制的。艾胜和萍儿肩靠肩坐在上面,仿佛从长久的噩梦中刚刚醒来,心里充满了惶惑的幸福。

煮熟的块茎,一种乳汁,甚至还有动物腿肉,使他俩暂时忘记了一切。默默地吃了一会儿,萍儿的喉头有些哽咽,两颗泪珠从她腮边滑落。

她抬起眼睛望着房主人,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那女孩瞧了她一会儿,说:“蒂。”

艾胜在观察她:头发一丝不苟地梳成辫子,脸型瘦长,有些像萍儿。目光沉着,身上的衣服虽然满是补丁,却极干净。这是一个坚强、不易被打动的人。” 蒂忽然说;“吃饱之后,你们可以睡一会儿。我替你们把飞船修一下。”

萍儿惊慌地说:“什么?我们还要走吗?”那样的神态,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之鼻酸。

可蒂无动于衷。她说:“战争不能蔓延到这片土地。”

艾胜争道;“舰队不会追来的!我保证!”

蒂站起身,走到窗边,说:“红带子军,黑带子军。哼,太阳系里每一只苍蝇都被他们编了号码。我不信,你们怎么能穿过封锁线到这儿来呢?”

艾胜看了萍儿一眼,说,“对,我们的飞船是被通令追捕的,红、黑军团都要击毁它。有人为此牺牲,我们才能逃出来。”萍儿苍白的脸颊上忽然浮起红晕。

那时,他们躲在木卫一表面的巨大洞穴里,十二只战舰在周围的太空中搜寻。

那个年轻人从黑暗的侧洞中艰难地爬过来,黑领章,中尉军衔,惨白的脸,惊惶的神情,一切都说明他是个黑带军团的逃兵。他受了重伤。

艾胜说:“你懂么?我们要在太阳系里找一个安身之处。”

“是呀,战争……”中尉呻吟着说。

“土星的一颗卫星,红、黑军团的势力没延伸到那儿。”

中尉抬起头,说:“你是指泰坦星么?”

疼痛使他那孩子般的脸雪白如纸,他努力做出笑容:“我不行了!肝脏炸烂啦……如果舰队追过去,泰坦就被毁了……这不行。”

他怔怔地瞧着萍儿,看了一会儿,说:“飞船有雷达隐形装置么?”

“有,不过功率很小,除非他们的战舰全部背向我们。”艾胜说。

中尉喃喃道:“会的,会的……”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黑夹,打开,用一支笔在里面划了一阵,说:“战争!……这有没有价值?将来的人会明白的。”

他把皮夹封好,摆在地上,然后,慢慢撑起身,往侧洞那边挪去。

萍儿轻呼一声——他腹部的绷带里又流出血来。

黑带军中尉喘息着说,“我不一定会死!要有希望!……记住,要活下去……”

艾胜和萍儿想拖住他,但都被他殉道者般的惨白面容和狂乱目光慑住了。

中尉的火一样的目光,来回凝视着萍儿和艾胜,吃力地说着:“千万要记住!……活下去……你们一起……要互相照顾!”

他消失在侧洞里。

片刻之后。一架黑色的小型飞船从星球表面升起,闪电一般对着太阳冲过去。

十二艘战舰追逐着它,它以疯狂的动作在炮火中穿梭。

艾胜和萍儿的飞船终于启动隐形装置,向土星系潜航。这时,他们看到了远处爆炸的闪光。

也许这个故事使蒂相信了他们。她把枪放下,面对窗外,思索了好一会儿,低声问:“舰队在什么位置?离这儿有多远?”

艾胜说:“我们逃出来的时候,他们在木星系,SB205区域。”

蒂瘦瘦的身子站在窗前,说:“运气好的话,这儿还是和平净土。”她走向隔壁屋门,头也不回地说:“你们可以睡了。”

虽然心里忐忑不安,但疲倦很快征服了一对恋人。萍儿首先睡着了,艾胜把她拥在身边,不一会儿,也沉沉睡去。

不知多久之后,核子火箭发动机的尖啸声把他们惊醒。

艾胜腾身跃起,从窗口往外看去。只见他们的飞船,如同一只蓝灰色大鸟掠过长空,刹那间便飞远了。

“蒂!”萍儿一声惊呼,跑进隔壁房间,艾胜也跟了进去。

黑带军中尉留下的皮夹,摆在木桌上。

艾胜拿起来看,那是一本厚厚的军官日记,最后一页上潦草地写着:

“蒂!与你在世外桃源厮守,已经成为幻想。我不允许那些战舰飞临你居住的圣地。来生再见。”

下面,有一行娟秀的小字:

“杰夫死了,我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。相爱的人们要活下去。”

当杰夫痴痴地凝视萍儿时,他眼睛里看到的,是蒂。

蒂驾着受通缉的飞船,向着红、黑两派军团的舰队飞去,将要在炮火中化为星尘。

艾胜和萍儿将活下去,在这片寂静无人的土地上,远离无聊的战争。

像杰夫和蒂曾经梦想的那样。

“这里真是世外桃源!”

艾胜把双手交叉放在头后,边走边想。丛林幽深葱郁。萍儿依着他一起走。后面,那个穿破旧工装的姑娘手持激光枪,默默地押着他们。

艾胜愉快地、平静地解释:“我理解,这里的和平安宁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你应该警惕些。可我们不是坏人,你知道吗?她是黑带军团将军的女儿,我是红带军团的上校。”

持枪姑娘冷冷地说:“两方面我都不同情。”

“哦,不谈政治。”艾胜把手放下来,搂住萍儿的肩膀,持枪的女孩没有喝止。他继续说:“战争波及整个太阳系。我们俩只想找一个安静的立足之地,一个能共同生活的地方!所以,我们从各自的营垒里逃出来,逃到泰坦星。”他拉着萍儿一齐转过身,说:“让我们留下吧!我愿意做所有的工作!”

持枪女孩把枪口一摆,说:“往左拐。”

这里一定人迹罕至,沿途的丛林没有任何经过加工的痕迹,艾胜边走边想:“她是什么人呢?科学工作者,还是飞船失事落在这儿的旅客?”总之,泰坦星生态系统还不是很完善,人类从未往这里移民。

丛林中出现大片空地,种满了藤蔓植物,显然,它们能提供某类食品。空地对面是几间木屋。

屋子里面简朴、洁净,四处散发着干燥的草本植物的清香。木床上的软垫,是粗麻布裹了干草缝制的。艾胜和萍儿肩靠肩坐在上面,仿佛从长久的噩梦中刚刚醒来,心里充满了惶惑的幸福。

煮熟的块茎,一种乳汁,甚至还有动物腿肉,使他俩暂时忘记了一切。默默地吃了一会儿,萍儿的喉头有些哽咽,两颗泪珠从她腮边滑落。

她抬起眼睛望着房主人,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那女孩瞧了她一会儿,说:“蒂。”

艾胜在观察她:头发一丝不苟地梳成辫子,脸型瘦长,有些像萍儿。目光沉着,身上的衣服虽然满是补丁,却极干净。这是一个坚强、不易被打动的人。” 蒂忽然说;“吃饱之后,你们可以睡一会儿。我替你们把飞船修一下。”

萍儿惊慌地说:“什么?我们还要走吗?”那样的神态,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之鼻酸。

可蒂无动于衷。她说:“战争不能蔓延到这片土地。”

艾胜争道;“舰队不会追来的!我保证!”

蒂站起身,走到窗边,说:“红带子军,黑带子军。哼,太阳系里每一只苍蝇都被他们编了号码。我不信,你们怎么能穿过封锁线到这儿来呢?”

艾胜看了萍儿一眼,说,“对,我们的飞船是被通令追捕的,红、黑军团都要击毁它。有人为此牺牲,我们才能逃出来。”萍儿苍白的脸颊上忽然浮起红晕。

那时,他们躲在木卫一表面的巨大洞穴里,十二只战舰在周围的太空中搜寻。

那个年轻人从黑暗的侧洞中艰难地爬过来,黑领章,中尉军衔,惨白的脸,惊惶的神情,一切都说明他是个黑带军团的逃兵。他受了重伤。

艾胜说:“你懂么?我们要在太阳系里找一个安身之处。”

“是呀,战争……”中尉呻吟着说。

“土星的一颗卫星,红、黑军团的势力没延伸到那儿。”

中尉抬起头,说:“你是指泰坦星么?”

疼痛使他那孩子般的脸雪白如纸,他努力做出笑容:“我不行了!肝脏炸烂啦……如果舰队追过去,泰坦就被毁了……这不行。”

他怔怔地瞧着萍儿,看了一会儿,说:“飞船有雷达隐形装置么?”

“有,不过功率很小,除非他们的战舰全部背向我们。”艾胜说。

中尉喃喃道:“会的,会的……”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黑夹,打开,用一支笔在里面划了一阵,说:“战争!……这有没有价值?将来的人会明白的。”

他把皮夹封好,摆在地上,然后,慢慢撑起身,往侧洞那边挪去。

萍儿轻呼一声——他腹部的绷带里又流出血来。

黑带军中尉喘息着说,“我不一定会死!要有希望!……记住,要活下去……”

艾胜和萍儿想拖住他,但都被他殉道者般的惨白面容和狂乱目光慑住了。

中尉的火一样的目光,来回凝视着萍儿和艾胜,吃力地说着:“千万要记住!……活下去……你们一起……要互相照顾!”

他消失在侧洞里。

片刻之后。一架黑色的小型飞船从星球表面升起,闪电一般对着太阳冲过去。

十二艘战舰追逐着它,它以疯狂的动作在炮火中穿梭。

艾胜和萍儿的飞船终于启动隐形装置,向土星系潜航。这时,他们看到了远处爆炸的闪光。

也许这个故事使蒂相信了他们。她把枪放下,面对窗外,思索了好一会儿,低声问:“舰队在什么位置?离这儿有多远?”

艾胜说:“我们逃出来的时候,他们在木星系,SB205区域。”

蒂瘦瘦的身子站在窗前,说:“运气好的话,这儿还是和平净土。”她走向隔壁屋门,头也不回地说:“你们可以睡了。”

虽然心里忐忑不安,但疲倦很快征服了一对恋人。萍儿首先睡着了,艾胜把她拥在身边,不一会儿,也沉沉睡去。

不知多久之后,核子火箭发动机的尖啸声把他们惊醒。

艾胜腾身跃起,从窗口往外看去。只见他们的飞船,如同一只蓝灰色大鸟掠过长空,刹那间便飞远了。

“蒂!”萍儿一声惊呼,跑进隔壁房间,艾胜也跟了进去。

黑带军中尉留下的皮夹,摆在木桌上。

艾胜拿起来看,那是一本厚厚的军官日记,最后一页上潦草地写着:

“蒂!与你在世外桃源厮守,已经成为幻想。我不允许那些战舰飞临你居住的圣地。来生再见。”

下面,有一行娟秀的小字:

“杰夫死了,我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。相爱的人们要活下去。”

当杰夫痴痴地凝视萍儿时,他眼睛里看到的,是蒂。

蒂驾着受通缉的飞船,向着红、黑两派军团的舰队飞去,将要在炮火中化为星尘。

艾胜和萍儿将活下去,在这片寂静无人的土地上,远离无聊的战争。

像杰夫和蒂曾经梦想的那样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8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