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速上升

2005年4月21日

自从上了那堂生理课后,我总是做这个梦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一颗巨大的圆球,静静地在那儿悬着。有成千上万的白色小东西围着它转。它们都是苍白的,有长长的尾巴,非常活泼。看一会儿才知道,它们是想钻进圆球里去。它们历尽艰辛,长途跋涉来到这里,是希望把体内携带的许多东西灌注给圆球,并且永远地流传下去。

每次都只有一个白色小东西获得成功。它和圆球融为一体,我能感受到它的幸福与疲惫。而其它的白色小生灵则徒劳无功,等待它们的是死亡。

我醒来时总是发现自己热泪盈眶。

2326年7月5日

海平面已经上涨了七米。我没计算过,有多少陆地被淹没了。妈妈老是提醒大家:赶紧搬到高原上去住,不然的话,过不了多久那里就会挤满人的。

今天早上传来消息,又一支移民船队在宇宙中遇难。算起来已经有十万人死亡了,这是何苦呢?妈妈说,她死也不离开地球,就算陆地完全被海水淹没,大家总有办法的。地球是最美、最舒服的星球。我觉得妈妈是对的。

中午到海边参观了正在建造的浮城。它真大,据说那只是它的一部分骨架。建成之后,在上面能住十到二十万人!那里还会有工厂!学校!医院!花园!游乐场!

看着浮城的骨架,我更觉得妈妈的话有道理了。

3014年5月9日

今天去和岛民谈判了。我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随员,所以,我有的是时间观赏陆地的景色,应该承认,那是极美的,与我们的浮城完全两样。

谈判内容是用电能换取他们的食品。近来岛民生产的粮食、蔬菜和畜产品在浮城上大受欢迎。陆地太少了,这些产品价格也就一涨再涨。好在我们有能源,我们才是最终的规则制定者。

我对在岛上看到的东西印象深刻。一座建筑物,一座庙宇,他们这样说的。里面的塑像狰狞可怖,而且,有一尊长了六只手的恐怖塑像还抱了一个女人。

我多么向往神秘的古代呀。

3146年3月18日

今天,我的朋友周汉走了。我很难过。

天哪,我也不清楚他是不是真能算我的朋友,不过,他走了我觉得很没意思,心里缺了一点什么东西。

他是一个黑眼睛的,非常严肃的人。自从他去看过了太空城之后,就一直对我们说:“我会走的,我一定会离开地球的。”

太空城是一个旋转的大轮子,我们在书上都看到过。周汉说,那跟书上完全不一样,大极了。上面住着了不起的人,他们时刻准备飞向遥远的星星。

他问我:“你知道我们已经有多少移民星球了吗?”我说不知道,他告诉我,有十五个。他还说他要作第十六个移民星球上的总督,他还要乘船走遍所有的星星。我们都不太相信他。

可他真的走了,跟着他父亲,到太空城上去了。

舅舅今天来作客。他是个“流浪汉”,是爸爸悄悄跟我说的。舅舅的家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球,可以浮在水面,也可以潜进水底。里面有好多仪器,还有卧室和书房。他说他看见过好多人们从未目睹的东西。

舅舅又黑又瘦,长着乱七八糟的胡子。我对他讲了周汉的事儿,他说:“如果我不是这么老,我会和他们一起走的。”

3385年10月16日

我站在了望台上。

星星密密麻麻地散在夜空中,飞城在云彩铺就的无边原野上缓慢飘行。

白天发生的事情仍然令我激动不已。

电视直播了宇宙人回归的实况,他们是一千年前离开地球的,当时没有人相信他们能活着到达某颗行星。

我不明白,他们那巨大的、城市般的飞船,怎么能不借助空气浮力而悬停在空中,就在我们这座飞城旁边!

是呀,我真是个幸运儿。我亲眼看见了宇宙人的后代。他们不象人类,从外形看他们更象某种节肢动物,巨大的金属身躯行动起来却是流畅无声。他们自己说,那个星球的环境迫使人类改变自己的外貌,而且,他们现在几乎把家乡话忘记了。

据说这是第一批回乡的宇宙人。早先,地球曾派出数千支船队,其中大部分都遇难了,剩下的也是一去不复返,杳无音信。

我想象着那些远航船队跨越辽阔空间,降落在一颗蛮荒行星上的情景,不禁呼吸急促,心潮澎湃。听说那些宇宙人已经把行星改造得适于人类生活,他们是回来招募新移民的,因为他们希望“真正的地球人在那里繁衍后代”。我要考虑是否应征。

3563年1月10日

议会在讨论太阳系联邦成立的问题。大家都说,成不成立与我们无关。火星、金星和土卫六、木卫五上面的移民,已差不多忘记了地球是他们的故乡。而且,他们再也不能适应地球上的重力了。

我不能想象,那些航程远远超出了太阳系范围的早期移民们,他们的身心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太阳系纪元132年89日

身高成为一种负担,医学专家说。由于饮食、生活环境或其它一些原因,我们的下一代的身高将普遍超过两米二十。那对心脏是很不好的。这还只是地球上的情况。太阳系其它星球上的人,因为重力差异长得比我们还要高。在陆地博物馆参观时,我看到了两千多年前我们祖先的容貌,真寒酸,如果这么说不算冒犯的话。眼睛小、腭骨粗大,头上竟然长满了毛。

今天,又一座浮城沉没了。

太阳系纪元366年248日

我想变成鸟人,但爸爸说空中的危险很多,所以,我只好象全家人一样,被改造成海洋人。

据说基因技术全面启动是经过了好长时间讨论的。因为他们说:“这样下去,人还算是人吗?”

我觉得自己是个快乐的人,尤其在改造之后。真的,不成为鱼是无法体验鱼的快乐的。海洋包容着我,我在水里象飞船一样自由地飞翔、悬停、俯冲……我呼吸着水。鸟人们的生活是怎样的?他们心里又怎么想?我知道他们一定也很快乐。

海底的岩石上有巨大的球形基地,我的小弟弟今天在其中的一个里面出生。他一出生就已被改造成海洋人。所以,他不会记得我们改造前的模样。我要给他讲这些故事,讲以前的用肺呼吸、用脚走路的人的故事。

太阳系纪元638年1日

传令兵飞进我的哨所,他巨大的肺好象也应付不了这么激烈的飞行,喘息得要死。他说:“密报!终于打仗了!”

这么说,我从此要日夜守在雷达边,不得清闲了。火星人,金星人,也许还有泰坦人,他们都可能入侵。

哎,那些眺望长空,思考着理论物理学的日子!

太阳系纪元1086年47日

宇宙人来得太晚了。

也难怪他们,他们离开时,就已几乎注定是永远回不来的。无限的空间使通讯也变得不可能了。这次回来的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外星系移民。

在客居异乡的游子回来时,我们这些老家的人感到无比惭愧。我们没有照顾好地球。

火星、金星、泰坦和木卫五的文明都毁灭了。地球上的居民也只剩了一小半。

他们说要派大船队来接走我们,我是一定要走的。但相信有很多人宁死也不愿离开地球。

新历208年热季7日

海水又退回了一些,冰山正在南北两极集结。对露出水面的陆地,大家不知怎么办才好。

我飞到一块新陆地上,带着我的画板,描绘了数千年来没有人见过的景色。这是一幅杰作。

历尽沧桑,地球仍然这么美,我对着大海哭了很久。我们,这些永远舍不得离开故乡的人们,心中矛盾重重。我们是遗民,是和旧世界纠缠不清的忠心耿耿的大地之子。

新历886年寒季31日

冰车走得够慢的,等我把这个季节的食品供应送到时,站上的人都两天没有吃东西了。

在这里做实验是很理想的,不会污染居住区的环境。我们必须找到新能源,生活水平已经降到最低点,每人每日热量份额仅有两千卡路里。

在站上,一个家伙对我说,他在观测太阳。他是偷偷干的,不然会被开除。什么时候了,还有人玩天文?他脸色苍白地说,不久就会有大灾难发生。

新历1273年265日

地球上最后一个人完成了改造,这人就是我。

毕竟我们已不能生育后代,身体的大部分就变成不必要的了。大脑脱离肢体是节省能量的好办法。而且,据说我们的大脑还可以再存活上千年,也许更长。

我看着自己,应该说,是用摄录头扫描着我的机械身躯。是个标准的工人的身体,有六条腿,四只手。

我砸碎了一些什么东西,没法控制自己,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冰期纪元79年363日

我巡视了能源线路,从隧道入口爬进去。里面没有光,但我凭借大脑里的路线图,可以毫不费力地走到目的地。隧道两侧有密密麻麻的洞口,那是一些岔路口。我走进其中一个,岔路很长,我的左边第二条腿有点锈了,明天要去修一下。

88号,我的家到了。我打开闸门走进去,这是一间可供两个象我这么大的人存身的房间。我的妻子已经在里面了。她没有理睬我,看来是沉浸在大脑联网游戏中。我关好门,把充电插头插在身上,通过一根光纤进入了联网。

她果然在那个“沙龙”里。在那儿,人们还保持着古代的模样,肢体纤巧,五官秀美,并且还喝着古代的含酒精饮料。在我看来,这是没必要的怀旧习气。让人徒增感伤。

冰期纪元334年27日

一个法官由两名警察伴随,来到牢房。他们的钢铁身躯都显得有些僵硬。我知道了,命运已定。

果然,法官说:“法庭判你死刑,明天执行。”我没有说话。

死刑并不可怕,我早已死过了,地球上的所有人都早已死了。不知是什么时候,大脑脱离了肉体,现在,连大脑也将被电子化。这还是人吗?

如果聚众反对大脑电子化就算是叛乱,我无话可说。

电子纪元0016年087日

宇宙正向我们发出召唤。

或者说,地球催促我们尽快离开。

上千年苟延残喘的岁月使人类疲惫不堪,这不是生活。

我们的先人曾经义无反顾地踏上远征之路,去开拓疆土,撒播地球文明的种子。他们一去不返,杳无音信。但我相信,他们已经创造了无数个辉煌的新世界。

让我们也走吧!

–摘自柳秉辉议员的演讲

电子纪元0235年144日

“所有人员电压正常。”

“能源系统正常。”

“原子冲压发动机正常。”

“导航系统正常。”

“通讯系统正常……”

“倒数十秒后点火。十、九、八……”

“点火成功。”

“加速度19.7。”

“所有人员已嵌套完毕。”

“是,全速上升。”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8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