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北方

“到那儿去干什么?”韩美丽鼓着两只大眼说。问这句话的时候,她正努力爬上一个石台,然后从上面蹦下来,使劲地扑打两片肉翅。只要一有闲工夫,她总想试着飞起来,但肉翅太厚了。她十分羡慕张来福那两对又薄又轻的膜翼。

一般地说,大家都认为他们俩的名字取得很可笑。张来福也痛恨这两个名字。韩美丽可不这么想。她觉得什么都好,除了自己的翅膀。现在,她一边起劲儿地扇着不尽如人意的翅膀,一边说:“到那儿去干什么?”

张来福不说话,瞪着她,直到她落了地。韩美丽又想往石台上爬。张来福哼了一声。

美丽没反应过来,她边爬还边嘀咕:“去那儿干吗?干吗?”

“你这个样子我是没法说的。”来福终于忍不住发火了。

美丽吓了一跳,她盯住来福瞧了几秒钟,确定他是真的生气了。然后,她从台子上溜下来准备认错。

可是来福已经决定原谅她了,只因这次的事情太重要。来福觉得为了这么一件大事,必须放宽胸怀,顾全大局,不能老是因为美丽的愚蠢而跟她闹别扭。

他说:“听你的问法儿,就知道你还不明白我的话。”

“我明白。你说要去北方。”

“你知道北方是哪里吗?”

美丽鼓了鼓眼睛,想蒙混过关:“一个地方呗。”

来福又险些忍不住了:“韩美丽,你老是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儿!”直呼名字说明来福真生气了。他讨厌这名字,只有当他觉得美丽的注意力太不集中时才会这么叫。

美丽扑过去用肉翅抱他: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我真的不知道北方是什么地方。你告诉我吧。”

“上北下南,左西右东。你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吗?”

美丽摇头,作为一个合成基因生物,她的摇头是比较可爱的。

来福说:“我也不是十分懂。大概是咒语;也可能是口诀。”

“你听谁说的?”美丽总是对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很感兴趣。

来福慢慢说:“没有,没人对我说。”

美丽执意问:“那你怎么知道这句咒语的呢?”

来福扭头望望四周,压低了声音:“我从书里看到的。”

“你看书?”美丽惊恐地喊起来。

来福伸着瘦小的爪子想去捂她的嘴:“小声点儿!想被人听见吗?”

美丽退开几步,盯着他看:“别!别过来……”

来福知道现在不能惊扰这个小疯子,只好尽量低声,尽量温柔地解释:“他们一直不让咱们看书,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!我想,书里面有些秘藏着的好东西。可人类都不看,也不让咱们看。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来控制自己的命运!你懂吗?我们不是人类的宠物!”

美丽还是不说话。

来福说:“我偷偷地学会了认字儿。你很奇怪吗?这儿学一点儿,那儿学一点儿,八百年的时光,多难的东西都能学会的。我已经溜进放书的地方很多次了,根本没人管。连基路伯巡查者也没发现。我看了一些书,可惜看不完,太多了。你想听听我都看了什么吗?嗨,你想什么哪?”

美丽歪着头看了看他,说:“唉,你干了这么不规矩的事儿,可是我发现,我还爱你。”言下颇有沾沾自喜之意。

来福发现她根本没听自己的解释,不禁感到十分悲愤。女人哪,他想着,摇摇头。

“你怎么不说了?”美丽依然偏着脑袋问。

来福恼火起来:“你如果不丢掉假天真的那一套,咱们就说不到一块儿去!”

“假天真!”美丽又委屈又气愤,扭头就走,“我早该知道了,你对我表面上这么殷勤,其实心里很看不起我。”

来福站在原地考虑了两秒钟,认为这件事不能没有她,才追了上去。其实,像美丽那么个走法,半像扭,半像滚的,要追上她并不难。来福振动了两下翅膀就赶上了,做出很急切的样子说:“美丽!美丽,我可没想伤害你,我只是想跟你沟通。我可以道歉吗?”

美丽是被造成那种有些古典的女性的,她知道和男人赌气不能太久,于是站住了。

来福花了几分钟时间安抚她,偷看书的事儿也搁在一边了。最后,美丽问:“你说的假天真是什么意思?”

来福面红耳赤地说:“好啦,你知道我一生气就爱胡说八道。其实我……我其实很喜欢你的这股天真劲儿。”

美丽还没有完全满意,但决定暂时放过来福,所以靠在他身上,说:“你接着讲刚才的事吧。”

来福如释重负,说道:“你想没想过,我们为什么生在这个世界?我们来这儿有什么目的?”

美丽皱了皱眉头:“你该说‘主人为什么把我们造出来’。”

“你想没想过?”来福不愿跟她争论这种分歧过大的问题。

美丽摇头。

来福说:“我可是一直在想这件事儿。我们的寿命比人类长得多,可只能在他们手下生活;我们见过许多人类想像不到的事物,但必须受他们的管制。我们有上进心,他们没有!”

“你想出什么来了?”

来福低声说:“这个世界是颠倒的。该在上面的被放到了下面。我们本来是先知!”

“你说什么!”美丽惊讶地瞪大眼睛。

来福不管不顾地继续说:“我们是引导人类上进的高级生物!长久以来,人类耽于安逸,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使命。他们为了能自由地玩乐,强迫咱们变成了奴隶。”

“我们可不是奴隶呀。我们是陪人类玩儿的伴侣!”美丽强调说。

来福说:“都差不多!我要走,要离开这儿。要去北方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北方是我们的故乡……”来福沉思着说。

“可是……”美丽小心地说,“我们没有故乡呀。”

来福恼怒地看着她:“每个人都有故乡!每一个人都应该知道,他是从哪儿来的,他要去哪儿!”他让声音缓和了些,免得吓着美丽,“我从书上知道,北方是寒冷的地方,知道吗?寒冷的。我们身上这些累赘的厚皮毛就是为这个准备的!我们应该生在北方的!”

美丽拉住他的手,看着他,眼里充满了脉脉温情:“来福,我知道,你很生气。因为我们没有故乡。我们都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……这不能改变。”

“我们都知道!”来福瘦瘦的脚爪跺着地面,“显微镜,试管,培养皿!这些都是假的。我告诉你,我们真正的故乡是在北方,真的。咱们就要去那儿!”

美丽摇了摇头。

“你不去?你舍不得那个人类!”来福痛苦地坐在地下。

美丽挨着他坐下,说:“我也舍不得你走。你不能胡来,像犹他那样……”

来福打了个寒战:“犹他……”

美丽看着他的眼睛:“犹他,被巡查者基路伯用热光射死。你不能……”

“知道我怎么想起去北方的吗?”来福说,“就是因为犹他。他临死前,跟我说了几句话。”

“哎呀!”美丽惊叫一声。

来福看看四周,继续讲:“他是为了走出这个世界才离开咱们的。当时,你们都说他很傻。你们说,世界就是无数洞穴构成的,走出一个洞,就走进了另一个洞,永远也不能离开这个世界。你们是错的,当时我就知道你们是错的!就算洞外面还有洞,但是总有一个地方,是在所有的洞穴之外,我想犹他总会成功的。”

“可是他被基路伯杀死了!”

来福凑进美丽:“可是他死前,还告诉我一个秘密!”

“不!你别说,我不想听的!”美丽叫着。

然而来福仍然说给她听:“他说,洞穴不是无数的,它们是有数的!”

“有数?”美丽忘了害怕,抬起眼睛来。

“有数!就是说,我们的世界是能走出去的!”来福激动地说,“只不过犹他没找到出去的路。他还说了一句奇怪的话:‘世界是循环的!’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来福说:“他走遍了所有的洞穴,却又回到了咱们这个洞。”

美丽不说话,思考着这件事里面包含的深意。

来福知道她是想不出所以然的,就说:“以我的经验,只有绕着圈儿走,才能回到原来的出发点。”

“是呀。”

“可犹他说,他是一直向前走的!所以,世界是循环的!”

美丽叹了口气,这些事儿把她的头都搞昏了。

来福再次凑近,悄悄地说:“犹他给了我一件东西!”

“什么?不,你别给我看!”

来福说:“我没带在身上,不能被他们看见。那是一个圆盘。”

“圆盘?”

“对,像咱们的脸一样大。有一面是透明的。里面有一根针,还有一些刻度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我还没说最重要的呢。”来福兴奋地说,“那上面还有一个字!你猜什么字?是‘北’!”

“北!”美丽受惊一般重复着。

“北方!”来福说,“这圆盘是用来寻找通往北方的路的!不知怎么弄坏了,那根针总是乱转,永远不能指定一个方向。所以犹他才失败。”

“犹他也是想去北方吗?”美丽深深地感到恐惧和悲哀。

来福自豪地说:“不,他只是盲目地想要出去。我读过一些书,认识字,才有一个目标。我看见了‘北’字,就想起书中‘上北下南’那句话。那是先知的话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听我说,你还记得创造我们的肉体的人吗?”来福永远不愿意承认他是被人制造出来的。

“记得。但记不清了。”美丽说。毕竟已经过了八百年的漫长岁月。

来福说:“我想起他死前的话,他说自己是第三代。”

“第三代什么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我猜是第三代先知。他还说:‘一定要回去。’你明白吗?我们不是从一开始就在这儿的!我们从另一个地方来,将来还要回去!回北方!”

“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北方呢?”美丽问。

“我知道!”来福信心十足,“犹他的圆盘是从他陪伴的人类身上偷的。为什么这件古物上面要刻一个‘北’字?为什么书上要写‘上北下南’?还有一个证据——你知道小帕尔玛吧?他是一百年前死的。他和犹他、和我一样,都有先知气质。他因为独自闯入七号废洞被基路伯守护者杀死。”

“你净说这些可怕的事儿。”美丽委屈地抗议。

但来福决定把话说完:“七号废洞里画满了画儿!我都知道,这些我都听他们讲了!画上描绘的是屠杀。用最可怕的武器屠杀,一下子成千上万人都死了。”

他意味深长地停了一会儿才又说:“你懂了吗?洞穴里的人类是种子!他们要等待大屠杀过去,再回到洞外。我们是被埋在深深的地下呀,埋了上千年!”

“埋了上千年!”

“对,‘上北下南’,北方就是上方!我们是在地下!人类在这些洞里造吃的,回收利用水。一代一代地活下去。只等有一天能回家。可是他们忘了,把一切都忘掉了。”

美丽低下头,很久很久,她说:“来福,你觉得你说的对吗?这是人类的世界,他们才是主人。他们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。”

“他们不知道!”来福说,“我也厌倦了,我不想提醒他们,我只想自己走,想回北方去。你跟我一起走吧!”

“你找不到回去的路。”美丽说。

“我找到了。”

美丽盯着来福。

来福注视着她,说:“我找到了。只不过需要你帮忙。”

“不!”美丽几乎是本能地说,“我不能帮你,我不能……”

“那你愿意看着我死?”

“来福,咱们就不能平平安安地在这儿活下去吗?”

来福断然摇头:“这是行尸走肉的活法儿。你明知外面还有一个更好的世界,却宁愿藏在小洞里面直到老死!”

“你怎么清楚外面一定比这儿好?起码,这里很舒服,没有危险……”

来福说:“好吧,你不愿意帮我,也行。明天我就离开这儿,像犹他那样,想办法闯出去,一直到被他们杀死为止。”

“别……”美丽颤抖着说。

“本来,有你帮忙我是能安全出去的。”

“安全?”

来福说:“你一直陪她玩儿的那个人类……”

“梅女士,是我们大家一直在陪她玩儿。”美丽更正道。

“好吧,梅女士。你记得她的族谱?从她的父亲、祖父追溯回去,能够发现什么?”

“发现什么?”

“她是先知的后代!”来福说,“她就是创造了我们的肉体的人的直系后代。她掌握着钥匙!”

“什么钥匙?”

“就是她脖子上面挂着的那个。”来福说,“你要帮我偷来。我会去打开通往北方的门。”

美丽皱眉说:“你怎么知道是哪个门呢?”

“我们洞里那个从来没有开过的门!梅就是世代守护在门口的看门人。”来福说,“你只要陪她玩,人类一玩得高兴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然后让贝贝鲁从她后面把钥匙偷来。”

“你让我们的儿子也一起冒险?”美丽说。

来福生气了:“我告诉你他不是咱们的儿子!大家都是一起被造出来的。什么父子母子都是他们闹着好玩的。”

“你不爱我们母子两个?”

来福快要丧失耐心了:“爱,我爱!我要带你们一起走!”

“我们不跟你走。”美丽固执地扭过身去。

来福在她背后站了一会儿,叹一口气,说:“好吧,好吧。”他跪下了。

美丽慌忙回过身,抱住他:“来福!你要干什么?你别胡闹……”

来福说:“我的小爱人!你帮帮我吧!求你了。只要偷到钥匙,我就自己走。你们俩跟不跟我走,随你们的便。好吗?”

美丽总是和梅女士玩得很开心,但今天却紧张极了。她一次次从梅的手掌上往下跳,扑打翅膀想飞起来,逗得梅哈哈大笑。往日,这一切都那么自然,今天美丽几次都差点摔倒。梅笑得更厉害了。

贝贝鲁只听美丽的话,他悄悄从梅女士的后背爬上了她的肩膀,等待机会。

来福振动着翅膀,在他们面前飞着,努力做些滑稽样吸引梅的目光。其实,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贝贝鲁等到了机会。他轻轻地伸出一只细手爪,抓住了钥匙绳,慢慢拉过去。然后,用尖细的牙齿啃着。

两个基路伯巡查者从远处飞过,来福和美丽差点吓个半死。好在他们没有引起基路伯的注意。那边的几个人类,正在尽情地追逐玩闹。

贝贝鲁拿到了钥匙,站在梅的脖子上向美丽示意。来福趁梅的精神全放在美丽身上时,飞到她身后,从贝贝鲁手里接过钥匙。

他慢慢地倒退着飞,眼睛盯着梅。她什么也没发现。再远一点,远一点……来福转过头,全速飞向大洞穴角落里那根柱子。柱子上有扇门,不出所料,这把钥匙能打开它。

来福从柱子后面看看远处的人们,没有人往这边看。他钻进门去。

里面是一个房间,很大。一面墙壁上有许多按钮。来福努力要把它们搞懂。

突然,一个身影闪进来。来福“嗡”地一展翅膀,飞高了。原来是美丽,她已跑得气喘吁吁。

美丽说:“贝贝鲁陪她玩儿。我要看看你去哪儿。”

来福按动了一个钮,门无声地关起来。

美丽惊叫一声,发觉脚下的地板动了。

“我们在上升!”来福高兴地喊,“成功了!我们要去北方了!”

美丽说:“你快下来!”来福一落下,她就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。

上升是长久的,几乎没有尽头。

渐渐地,来福感觉到什么,说:“美丽,咱们在变轻!我觉得咱们的身体变轻了!你也许可以飞起来!”

美丽扇着肉翅,果然,她飘在了空中。美丽激动极了,一边飞一边和来福拥抱。来福说:“现在是我最幸福的时刻!”

又过一会儿,他们几乎没有了重量,不用振翼便浮起来了。

美丽说:“来福,我害怕了。这儿很怪,咱们回去好吗?”

“不,也许北方就是这样。”

上升停止了。门打开,他们发现自己在一个球形室内,有一条通路通往外面。

“你来不来?”来福半飞半游地进了通道。美丽紧紧跟着他。

通道尽头,是一面大圆玻璃,那边又是一间球形室。

来福试着按了几个墙上的钮,大玻璃滑开了。他俩飞进球室内。

美丽惊呆了。

前面的大玻璃外,是她一生从未见过的景象——无限深远的空间,远处,一颗蔚蓝的球体静静浮在空间里。

来福看着那个球体,低低地说道:“啊,北方……”

两个人一时都不知怎么办好。

良久之后,来福说:“我知道了,那儿就是我该去的地方。你去告诉他们,他们也应该去那儿,跟在他们的先知后面,一起去。”

美丽说:“你现在就去?”

“现在。你去告诉他们吧,我有翅膀,我能飞过去,你们再想办法。”

美丽看看空间,又看看来福,哭了。

来福抱住她,吻了她。

美丽退出球室,玻璃合起来,她隔着玻璃看来福。来福正在那边的墙上找按钮。

美丽敲敲玻璃,来福对她笑了笑。他们隔着这一层玻璃又吻了一次。

来福终于找对了,外面的厚玻璃门打开,他感觉到一种寒冷。来福欣喜地叫着:“北方啊!”

他瘦小的身子就随着舱内气流,被卷入了真空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3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